被屏的是成王10和一个一句话吐槽,死活没找着关键词,难道是颜文字吗!

我应该应该不会被屏吧,我这么清水的人。
还在码成王,居然写了快两年了(捂脸),我觉得我能再写两万字,快收住啊。

方叶 青葱岁月 (终于写完了,土下座)

他为什么要转文科呢?从那个他已经熟悉了两年的方程数字的世界脱离出来转向一个他没有把握的陌生的领域,还是在这么一个紧要的时间。

肤色苍白的少年站在台阶上,彤云在他脸上手臂上投射出亮丽的光影,他脸上没有表情,眼睛因为光线微微的眯起,嘴角翘起,似乎是微笑,又好像一点表情都没有。他伸出手拍了拍扶手,说:“走吧,要晚自习了。”

方锐看着他的眼睛,叶修浅色的眼珠在烂漫的云霞映衬下似有团簇的霞云弥漫燃烧,方锐突然笑了起来:“喜欢呗!”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因为喜欢呗,就那么简单,这本来也不是个难题,他却在这里兜兜转转了这么久。

叶修略有诧异的挑了下眉梢,抬手招呼:“走吧。”

方锐伸手在叶修悬空的掌心...

本来想出去玩之前填完坑的,好吧那对于我来说就是不可能的,出去玩20天,希望回来能把手上的坑都填完。

ps:应该不会有比我点文写更久的人了otz(老实跪好)

方叶 青葱岁月 下0.5

写了非常久的点文君,写到高中就爆了字数otz

苏老叶苏的停不下来

还差一个结局

方锐自嘲的笑了,比划了个大圈:“那可不,啧,都说我在作,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他呵呵呵的笑出来了,眼睛眯起,嘴唇翘起的弧度很不屑,方锐没有再往下说了,他问:“你选文科的时候应该也体会过吧。”

叶修直起身子,摊了摊手,轻描淡写的说:“是啊,我爹差点没把我打死。”他说的很平淡,眼睛也没个着落点似得,目光一浮即过,脸上也还是一贯漫不经心的懒散表情,可方锐就是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拿手肘杵了杵叶修,难得的有点迟疑:“你家对你有……别的规划?”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来,刚想点,想起了什么似得,又把烟盒塞回口袋:“...

考数理和高考是同一天,为了表示我不是个三党,冒个泡,立个flag,这个星期填掉青葱和春心。感觉并没有什么力度。。。

叶厨,杂食。来自深海的潜水艇,懒成一摊。无差党,起码基本上除了比大小没有其它分10的方式,不萌叶蓝叶皓,其他基本ok。看不惯请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