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全国卷一好适合写叶中心粮食向

just一个脑洞
老叶被弟弟吐槽万年单身狗,老叶:呵呵,我可是有嘉世的人。

祝我们老叶,我们小队长,三冠王生日快乐

啊,我真是一个无趣的人啊

辣鸡乐乎,啥都没有屏了五次,老子不伺候了。

叶邱 囚龙 上

再被屏就不发了,辣鸡乐乎


邱非忍不住再次回头去看后边,他咬着牙,心里难得的骂了句粗话,他真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家伙。后面囚笼里是一个男人,他斜靠着链条虬结的铁栏,右膝曲起,拷着称重链条的手搭在膝盖上,袖口领口的大片xue渍已经干透了,在他的手腕脚踝处漫出丑陋的深色xue痂,那是因为铁圈里的尖刺深深扎进他的手脚经脉。而那个男人兀自闭目养神,一副劳神在在悠闲自在的模样。

邱非勒紧了缰绳,止住马头,肃声命令:“停下修整!”

他一声令下,后面的人都陆续的下了马,准备稍作休整,有几个略有的不满的人也在之前的行程里被削了傲气,此刻也是很给邱非面子的乖乖下了马,各自负责放风巡守去了。

此处已是少有...

叶邱 囚龙 斗罗设定 一个半废弃的脑洞

N年之前的一个坑,放一点,可能会产生一点填坑的欲望。。

斗罗设定,但是还是私设满天飞,斗神叶。


邱非忍不住再次回头去看后边,他咬着牙,心里难得的骂了句粗话,他真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家伙。后面囚笼里是一个男人,他斜靠着链条虬结的铁栏,右膝曲起,拷着称重链条的手搭在膝盖上,袖口领口的大片血渍已经干透了,在他的手腕脚踝处漫出丑陋的深色血痂,那是因为铁圈里的尖刺深深扎进他的手脚经脉。而那个男人兀自闭目养神,一副劳神在在悠闲自在的模样。

邱非勒紧了缰绳,止住马头,肃声命令:“停下修整!”

他一声令下,后面的人都陆续的下了马,准备稍作休整,有几个略有的不满的人也在之前的行程里被削了傲气,此刻也是...

叶厨,杂食。来自深海的潜水艇,懒成一摊。无差党,起码基本上除了比大小没有其它分10的方式,不萌叶蓝叶皓,其他基本ok。看不惯请拉黑。